登录 | 注册  
 
 
 
企业概况 图书商城 电子书商城 自助出版 联系我们
 

 帖子排序:
2016-12-2 13:52:01
admin
相思红豆创始人





角  色:管理员
发 帖 数:158
注册时间:2012-6-12
诗的职责——诗人伉俪的分享与“孤独”

秦:我有一个问题非常好奇,你们两位共同生活,同时都是诗人,会阅读对方最新创作的作品吗?有相互的影响和批评吗?
罗伯特:如果要从一种更实际的角度来回答的话,我们会让各自的诗歌保持相当的独立性。某些诗我们会拿出来分享。有人一写出作品就要拿给别人看,他们会给出批评意见,这将很有帮助;但在另外一些情形下,你给某人看你的作品,所得到的批评是没有什么助益的;或许是一个好的批评,但恰恰不是有益的观点。所以,你需要在恰当的时机选择是否接受他人的意见,那么你就开始有长进了。我们之间的另一个情况是,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,我比她年长十岁,那时候我已经是个相当知名的诗人了,她才刚刚出版自己的第一部诗集。所以,家里收到的关于朗诵会、做讲座的消息和邀请函,大多是关于我的,她只能在一旁观望。情况随着年岁而变化,她自己现在是一位杰出的诗人。陈黎,台湾诗人陈黎,你们见过吗?
茱:知道,我们都认识他。
罗伯特:他的诗真的很好。他说我夫人是一个比我好得多的诗人。(哈斯和希尔曼笑)这是事实。
布兰达:我们爱陈黎。我们爱他,他很好。
茱:他是个深谙幽默之道的人。
罗伯特:这是一种天赋,无论以怎样的方式把它发挥出来,但我们需要与这种艺术分享我们的生活。
布兰达:你们知道一对夫妇,像罗伯特和我也是一样的,关于寻求彼此帮助的问题,当他人的意见能使你受益,或者当你无法从那种声音中受益,你就需要做出选择。罗伯特的声音是很有力量的,对我而言可能是最有力量的。我其他几个朋友对我来说也很重要。我会把诗给朋友看,他也会这么做。我可以从罗伯特这儿得到一种视角,同时也从其他人那里获得其他的视角。这样的帮助才会起作用。而不仅仅说,他不喜欢我的诗,所以这首诗不好。我新近的诗他可能不那么喜欢,但其他的读者却非常喜欢。
罗伯特:(转向布兰达)事实是,我只是不喜欢其中的某一行……(然后你就觉得)好吧,你不喜欢我的诗。
布兰达:不不,这不是真的。每次我问你觉得怎样,你发出“呃……”的声音和发出“啊……”的声音是不同的。当你发出“呃”,我就知道这是一次不太成功的尝试了。我读给一些诗人朋友听,他们非常喜欢和尊重这首诗,他们说“噢噢噢!很棒的诗!”但当我回到家里,罗伯特说“呃……”,我就想,好吧,我还要继续修改。(笑)因为即使我在这首诗上赢得了很多赞赏,但只要罗伯特发出了“呃”,我就知道自己还需要再努力一下。
罗伯特:我有一个精神导师,我的良师益友之一,是位名叫斯坦利•库尼茨(Stanley Kunitz)的纽约诗人,他活到一百多岁。他娶了一位画家。他给我的建议是,不要跟一个诗人介入太深。那将会是(笑)很糟糕的组合。诗人的伴侣应该是画家、视觉艺术家、电影制作人等等。和布兰达在一起之后,我也比较注意这个问题。但我们非常幸运。

有关阅读及诗人的使命
罗伯特:在当下的中国,诗歌的力量是什么?诗歌过去在中国享有盛誉以及悠久的历史,那个时候很多人学写诗。但现在是一个充满能量、强调赚钱的文化,中国年轻诗人的职责是什么?作为一个诗人的职责,是表达私人情感,或者将世界描写下来?
布兰达:我也好奇,在你们的国家,关于诗歌的感觉,它在文化中是否仍然充满活力呢?人们对诗歌感兴趣,是把它作为阅读对象,还是把它视作文化的一部分?
茱:我写诗,是为了表达对世界的理解以及心灵的自由。

当代美国诗双璧
罗伯特•哈斯/布兰达•希尔曼诗选

    罗伯特•哈斯与布兰达•希尔曼是当代美国最耀眼的一对夫妻诗人,被誉为当代美国诗坛的惠特曼和狄金森。本书辑选了罗伯特•哈斯与布兰达•希尔曼伉俪各阶段代表作八十余首,由知名译诗夫妻档陈黎、张芬龄精译。

    这本书的形成出于一串美丽的因缘。2014年8月中旬,陈黎受邀参加上海书展“国际文学周”,有幸与书展贵宾美国诗人罗伯特•哈斯及其夫人女诗人布兰达•希尔曼在活动期间一起分享诗创作与翻译的经验。赴上海书展前,陈黎在家中阅读布兰达•希尔曼的诗,非常喜欢,发现她重视字本身,创新形式、探索新可能的写作倾向与自己有些类似。忍不住中译了她几首诗,并在上海书展“诗歌与翻译”论坛中引之为例。哈斯伉俪是非常富有亲和力且大度的前辈,与陈黎一见如故。知道陈黎在秋天将参加美国爱荷华大学“国际写作计划”,约好届时邀陈黎到哈斯任教、我女儿陈立立正攻读作曲博士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谈诗、念诗。下旬,陈黎赴美三个月,十月初,应约前望伯克利,在哈斯主持下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演讲与念诗活动。为此伯克利之约,陈黎在爱荷华期间埋首中译了一些哈斯伉俪诗,并在伯克利选了数首朗读。与哈斯同在伯克利任教的波兰诗人米沃什1980年获诺贝尔文学奖时,陈黎是最早将其诗译成中文在报上发表者,而我们知道哈斯是米沃什诗的主要英译者,哈斯英译的《经典俳句:芭蕉、芜村、一茶诗译集》(The Essential Haiku: Versions of Basho, Buson, & Issa)也是喜欢日本古典诗的陈黎多年来的案头书。多重因缘,让陈黎与哈斯伉俪约定出版一本哈斯伉俪两人的中译诗选,由陈黎和张芬龄合力为之,并且希望有一天哈斯伉俪能到台湾,在热情的宝岛读者面前谈诗、念诗。 


陈 黎
 
  从爱荷华回到台湾后,陈黎和张芬龄持续中译了哈斯伉俪更多诗作,并决定以“当代美国诗双璧”之名结集。上海书展“国际文学周”有一场“诗歌之夜”,与会作家们轮番登台念诗——自己的一首诗外,另选一首别人的。陈黎选的是与张芬龄中译的波兰女诗人辛波丝卡的《在一个小星星底下》,哈斯选的是惠特曼的诗,布兰达•希尔曼选的是狄金森。惠特曼和狄金森是美国诗歌的双璧,哈斯自己也是像惠特曼般歌咏土地、自然与自我的“国民诗人”,而编有狄金森诗精选集,以处女诗《白衣》(White Dress)向狄金森致敬的布兰达•希尔曼,写诗时标点、句法、形式的独特一如狄金森。我们可以说,哈斯与希尔曼伉俪也是美国诗双璧——当代美国诗双璧。

标签:精品图书

©2012北方文艺出版社 咨询电话:0451-85951914 0451-85951927 使用帮助 黑ICP备10202822号 
 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182号 哈公网监备23010002003987号 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:B2-20121541